精彩小说尽在马褂小说!

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›风流小农民高质量小说阅读

>

风流小农民高质量小说阅读

李青 著

李青韩梅 都市小说 风流小农民

经典力作《风流小农民》,目前爆火中!主要人物有李青韩梅,由作者“李青”独家倾力创作,故事简介如下:嫂子:“青子,你种的茄子咋是弯的?”李青:“你懂啥?弯才爽口?”嫂子脸一红:“那黄瓜为啥是直的?”李青坏笑一声:“直的才通透啊。”......

来源:rmsjzddi   主角: 李青韩梅   更新: 2024-02-28 07:21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都市小说《风流小农民》,讲述主角李青韩梅的爱恨纠葛,作者“李青”倾心编著中,本站阅读体验极佳,剧情简介:这次李青带走拜师帖,若将李青接回来,韩梅心里难免会有疙瘩。白启明想的长远,现在白少柯前程一片光明,他不可能为了李青这么一粒芝麻去丢一个大西瓜。所以只能当没接到宋夫人的电话。今天也是他在李青跟白少柯他们之间做一个选择,但很明显……这根本不需要选...

第10章

“宋阿姨,再见。

李青看到纪邵军出来了,她礼貌同宋夫人道别。

宋夫人站在门口,看着李青二人离开。

她回到车上,拿着手机,好半晌,才拨出一个号码。

对面接的很快“宋夫人?

是白启明。

宋夫人让司机开车,“白总,我刚刚看到阿蔹了,她来北城迁户口,1035的火车。这一回去她就不是你们白家人了,她小孩子脾气,你要不要派白管家先把她接回去?

手机那头,白启明放下笔。

他看向窗外,从那天白管家说李青走后,他已经接近十天没有听到李青消息了。

李青最后还是带走了那个拜师帖,这一点她倒是跟她妈妈很像,宁愿玉石俱焚,也不会便宜其他人。

实际上十天过去,白启明气消了一半。

但——

“谢谢宋夫人告诉我这件事,白启明收回目光,“但是李青已经十八了,她可以自己决定去留。

说完,他挂断电话。

白家这么大,养一个李青并不难。

可白启明也知道李青与韩梅之间的矛盾。

这次李青带走拜师帖,若将李青接回来,韩梅心里难免会有疙瘩。

白启明想的长远,现在白少柯前程一片光明,他不可能为了李青这么一粒芝麻去丢一个大西瓜。

所以只能当没接到宋夫人的电话。

今天也是他在李青跟白少柯他们之间做一个选择,但很明显……

这根本不需要选。

白家。

祖宅的最高辈分的太公知道这件事,倒是有些在意,“明天找个吉时,将她名字划去。

“明天就划掉?

“自然,太公略一思忖,“记得一定要让少绮跟少柯知道。

划去李青名字事小。

重要的是要让那兄妹两人看到他们白家的态度。

简单的划个名字而已,在他们这根本就不值一提。

**

另一边。

宋夫人虽然有所预料,但听到白启明这句话,还是轻轻叹气。

她给白启明打电话,不仅是为了通知他李青的去向,也是为了看白启明的选择。

宋夫人拿出手机,想着宋泯现在应该在上课,就只发了微信——

今晚早点回家,我有事跟你说。

宋泯一般没事都会跟韩梅一起去图书馆交流江京预备营的难题。

只是宋夫人找他,他晚上放学直接就回来。

他回去的时候,宋夫人拿着剪刀修剪花枝,缓缓开口“我是想跟你说李青的事。

宋泯容色冷清,听到这个名字,面上没什么波动“她?

“嗯,宋夫人轻声道“她正式从白家族谱除名了,你跟她之间还有自小定下的婚约,如果你没有意见,我们找个时间跟白家说一声,再同李青说清楚,如何?

宋泯都没思考一下“随便。

宋夫人对李青没有什么太多的看法,李青长得好看。

她从小看着李青长大,对她是有些喜爱的。

但也就仅此而已。

这一点喜爱跟韩梅白少柯比起来,又显得微不足道。

宋夫人剪下一根余枝。

摇头,她是觉得李青还是太过年轻气盛,不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

**

火车上,李青的心情也非常不错。

不仅迁出户口,顺带解决宋泯这事。

她自然知道,宋夫人特地下车是想打听什么。

纪邵军一路上却极其沉默,他原以为跟着李青来会看到白家人,想着白家人若是要李青回去他可以帮着跟白家约法三章。

没想到白家自始至终都没露面。

晚上接近十一点。

火车终于到达湘城站。

这个点,公交车已经停运,火车站边连出租车都少。

两人出了站口就准备去路边找出租车,刚出来,李青就看到蹲在路边盯着一棵树看的姜鹤。

“你怎么在这?李青走到他身边,又向纪邵军介绍,“这是我来湘城遇到的第一个朋友。

“等你,我哥还没回来。姜鹤就抬头,有些呆呆的,“叔叔好。

纪邵军看到这贵气的小孩,本有些不知道怎么搭话,却没想到对方很乖的跟他打招呼,他有些不知所措,就把兜里替李青收的零食一起塞给姜鹤。

明东珩在一边酷酷的站着。

等把李青跟纪邵军送回青水街,姜鹤依旧抓着李青的衣摆不放手。

明东珩习惯了,姜鹤行为总奇奇怪怪。

他向姜附离汇报。

姜鹤手表上收了条消息,才松开抓李青衣摆的手。

姜附离到的时候,李青已经回去了。

他刚从实验室出来,衣服还没换,只懒懒地伸手敲了敲姜鹤的车窗。

姜鹤很记仇,不理他。

依旧趴在车窗上。

姜附离不慌不忙“我上次看到一篇MTS报告,上面说小孩子晚睡长不高。

还没到姜附离腰的姜鹤忽然抬头“你困了吗?

“我不困,姜附离随意看他一眼,真诚发问“你应该也不困吧?

“哦,我当然没有,姜鹤自顾自的开口,“我是说明叔叔肯定困了,如果他困了那我们现在可以回去让他先睡觉。

明东珩面无表情“是的,小少爷,我现在非常困。

**

湘城中学。

李青星期一赶火车,星期二早上又跟纪衡解释了一遍动能定理之后,才来学校。

“同桌,李青转着笔,她侧头看杨琳,“你可以把你的生物笔记本借我吗?

黑笔在她白皙修长的指尖灵活翻转着圈。

杨琳是学习委员,她头发又黑又长,肤色极白,盖住大半边脸跟脖子,每天都是清一色的校服长衣长裤,很少与人说话。

只伸手在桌洞里翻出两本生物笔记给李青。

李青接过来,翻了翻,笔记记得很清楚干净,她在其中一本里面看到一幅写实画,画的是一个两边爬满鲜花的巷子,这种写实画风跟纪衡、纪邵军的很像。

似乎是有几年了,但被人保存的很好。

李青伸手拿出来,还给杨琳,漆黑的眸子倒映着杨琳的脸,她认真夸赞“很好看。

杨琳愣了下,伸手接回来。

好半晌,李青听到她轻轻“嗯了一声。

早上第一节课是语文。

李青的后桌张世泽同学来的时候,陆灵犀已经分析完一首古诗。

“报告!张世泽跑着来到班级门口,校服外套拉链都没来得及拉上。

陆灵犀站在讲台边,她一手搭着讲台,看向张世泽,一手指着墙上的钟,“张世泽,都高三了,还这么懒懒散散的,八点上课,你看看,你睁大眼睛看看现在都几点了?

张世泽看着后面墙上挂着的时钟,神情严肃“770。

陆灵犀“……

“噗——

班上同学一下子笑精神了。

陆灵犀也哭笑不得,笑骂“还不给我进来!

张世泽摸摸鼻子悻悻回自己位置上。

他昨晚蹲点抢闫鹭的写真,熬得太晚,今天早上起来本就晚,他看妈妈还在生他爸爸的气,就帮他妈妈剪了会儿花枝,回过神才发现要迟到了。

一节课很快上完。

陆灵犀单独叫了李青去办公室。

“我早上看到你跟杨琳很聊的来,陆灵犀将一盒创口贴递给李青,轻声道“你能不能把这个给她,她左边额头上有个伤口。

李青伸手接过来,搁手里抛了下,眉眼轻佻“先说好,我不确定。

她外面披着今天刚领的校服外套,头发依旧被一根簪子盘在脑后,低垂的漂亮眉眼看起来很乖。

蓝白相间的校服在她身上并不显得臃肿。

懒散随意。

“没事,你试试。陆灵犀叹气,想起来正事,“还有件事,我们有个针对优等生的培训班,每天放学后到晚上八点,有江京大学附属学校的习题。

具体陆灵犀也不清楚,星期天校长就给她打电话问她的班里是不是有个转学生叫李青,结果就这么定下来了。

总之去培训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“好。李青将创口贴放回校服口袋。

回到座位,李青看着低头写作业的杨琳,就开口“同桌。

杨琳抬了下头。

李青快速的撕开一个创口贴,撩了下她头发,准确的贴上去又放下她头发。

整个动作行云流水。

杨琳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。

李青懒洋洋的想,事实证明,有时候人不能太礼貌,陆灵犀就是太礼貌了东西都送不出去。

**

尖子生培训班在综合楼报告厅。

参加培训的人只有十几个,平均每个班不到一个人,李青进去的时候,大部分人都来了。

左前方以陈著为中心坐了一圈人。

右边坐着零零散散几个男生,张世泽的同桌宁肖也坐那儿。

李青走到右边,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下来。

虽然她才转来几天,但在学校名气很大,贴吧到处都有她的影子,一来就有人注意到了。

“是李青,任晚萱左边是陈著,后面坐着个男生,挺意外,“那个转学生啊,靠,她成绩竟然这么好吗?

学校关于李青是学霸的传言很多,因为她每天不是看书就是刷题。

但没有谁能想到她能来这培训班。

任晚萱正在做培训班发的卷子,从身边的讨论中捕捉到到李青名字,恍惚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你说谁?她发问。

“喏,前面女生是任晚萱头号跟班,时雨彤,她下巴一抬点了点右边,“她啊,李青,那个长得挺好看的转学生。

任晚萱下意识的看过去,正好看到不远处的李青放好书包坐下,校服外套被漫不经心的放在一边,那双眼睛慵懒的像一只漂亮的猫。

身边大部分人都在低声讨论李青,似乎她才是焦点中心。

话题总离不开李青,“敢这么嚣张在高三转学,还在进学校没几天就进我们培训班,靠她该不会跟著哥、宁肖一样那么变态吧?

这里的人都是从高一就开始一起上竞赛班的湘城,互相很熟悉。

听到自己跟宁肖的名字,陈著也抬了头。

陈著是陈家这一代的希望,他跟陈微不一样,从不在学校惹是生非,一心只有学习,经常跟宁肖厮杀年级第一名。

所以纵使宁肖为人阴郁不与人说话,十分孤僻,陈著也知道他的名字。

听闻有人理综能与宁肖比肩。

他第一次开口,“什么转学生?

时雨彤见陈著问了,连忙看他,半是羡慕的开口“就李青啊,能来我们这她成绩……

“她那成绩?周围人都在讨论李青,甚至陈著都问起她,任晚萱打断女生。

她嗤笑一声,似笑非笑的收回目光。

其他人立马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,后面男生立马询问“任同学你认识她?

大部分人都看过来。

“期初考试的卷子,她理综85,任晚萱重新拿起笔,语气几乎是嘲讽,“至于为什么来这……

她几乎不用想都知道为什么——

学校怕是知道李青是任家亲戚。

小说《风流小农民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风流小农民高质量小说阅读》资讯列表:

为您推荐